松乔说 中国古典家具的「匠心」与「文心」
发布日期: 2019-05-15 23:25 作者:幸运彩票_首页官网

  如果说传统家具是有生命的,或经典家具是有艺术生命的,那么这个生命必然有其孕育期。从思考做什么样形,到备什么料、设计以及之后的整个制作期,到最终制成器的全过程,即孕造。

  只有之前匠师用心的孕造,才有后期家具的使用“寿”命,以及使用寿命中的被爱被宠被赏。前者孕造是匠心期,后者使用才可能是文心期。

  匠心的目的,是为了可以有后来的被文心,没有孕造期的匠心,成器后也就谈不上什么文心,当然,也可能是各观者自己臆想的文心,与器的内道关系不大。

  松乔先生是当代著名造园师、建筑师、家具设计师,他的手绘设计图及手绘家具图稿以细腻、详备著称,上图为其手绘插肩榫大画案图稿。

  现今,我们了解传统家具,认识经典家具,看到的都是近百岁或几百岁的老器物,岁月年痕已经装点了他,了解这些经典的器形,欣赏他们的美韵,赏读他们流传的故事,追忆可能遇及的名人,使我们感到愉悦快乐,并可在快乐中升值。

  升值,再投入再升值,再赏读再寻觅再投入,就必然形成多维的愉悦,今日“收藏”就成了投资的时尚,或是一种金融的活动。

  赏读另有一种方式,就是于空间陈设中的视觉体验,即家具使用中的陈设布置,实质上是器与器或器与空间及他物的相互关系,与单个器物的“孕造”本身渐渐的脱离了关系,所有牵连的是尺寸大小,或选择何种形制质色而已。就象孕妇研究学与少年交友等,没有太多关系。

  事实上,文震亨李渔等古时大文人就传统家具学的关系,基本上属于类赏读的文心范畴。

  文心,器成之后的文心。大都是见器生意,以形会文,观看器物后的赏读,并“以观为道”以“文以载道”与“器以载道”,来道道相通,众多的华丽美伦赏析文章,铺天盖地,形成了近三十年的文学新载体——赏器辞。

  “ 道不同不相为谋”,此道非那道,文道非器道,匠道非赏道,当然,道到至极,还是可以相通的,孔子与鲁班可以通,问题是我们达不到“至极”,没有成为各自领域的“至圣”,还在各自大山(匠山或文山)的脚下,相互之间看不到,很难通。

  匠心,是指成器前,为了成器的一切活动,特别是心理活动,高标准的匠心还包括成器后的,在日久使用时的可以被他人的文心,即潜文心。

  现今,我们对古人遗存的经典家具的感知,除了赏析,还可以透过表象看结构本质,从本质上去了解其构造的原理,构成的内因,以及各个部件的相互关系以及尺寸比例和形样。

  只有这样,才可能真正探知当年古匠的心理活动,探知“心法内道”,即匠心。了解或部分了解中国人制器的心法内道,才能够创造我们今天的中国人的新时代家具。

  探索古器的孕造心理,即匠心,就必须对传统经典家具进行彻底的解析,从技术层面上逐一分析,透过技术再究竟其成因其原理其法则,弄清其“之所以然”。

  如陈列于上海博物馆的王世襄先生旧藏——插肩榫大画案,以匠心及“之所以然”分析,此画案腿足与案面、牙板以插肩榫结合,每一部分均可拆卸,使用时组合,不用时拆卸储存而达到节省空间的目的。这应当是古匠独特的做法或是由于业主的定制要求而成。有了此匠心,必孕此工法。

  孕造某一器物,或材或款或型或主人新要求,匠心必有定向,或应材改形,或应款变码,或因型变法,或应主人新求而新创,每每一变,又必须考虑其使用时牢固耐久与被他人的“文心”,孕其身还要育其性(格),如生前胎教等,所以“孕”这一字,于匠心当是非常的适切。

  今人认识传统经典家具,赏读赏析,精神愉悦即可,未必一定要去深入解析,但若要真正知悉家具,探索“器以载道”,究竟之所以然,弄清其骨子里的本质,就必须去解析,深入的解析。

  解析要掌握好一套系统的方式方法,对古代留存的家具,特别是传统经典家具要系统的梳理,从内在结构上分类,如何识器,如何制器,作韵的物理(技术)本质等去探索

  由浅入深,由术而道,由表及里,从家具骨子里骨骼上进行解构分析,在成器前进行分析与应用,因型择法,因材择工,因款择艺等等,只是这样,我们才有可能走进古之匠心,探究器以载道的道。

      幸运彩票_首页官网
返回